您的位置:首页 > > 名人与风水

香港首富李嘉诚的风水故事

时间:2016-08-18   点击:3310
日前,华人巨富李嘉诚先生在出席一个公开活动时,说到一个自己少年时看面相的一个真人真事。这件看面相似的小事,在六七十年以后,重新被李嘉诚提及出来或亲自表述出来,可见这件看面相的小事,足足影响了他的一生,并且,始终都摆放在心里。
李嘉诚先生当时是如此说,“我十四岁那年,一位会看相的同乡对我母亲说:你儿子眼眸无神,骨柴瘦弱,未来恐难成大器。他安分守己,终日乾乾,勉强谋生是可以的,但飞黄腾达,恐怕没有他的福分!”而其中在听完算命先生对李嘉诚的评点后,母亲有下面这样一番开导、训示,“阿诚!天命难算,上天一定会厚待善良 、努力的人。再艰难,只要一家人相依一起就不错啦。”
通过这个李嘉诚先生自己亲自叙述的故事,我们可以从中分析出下面这几点:
(一)李嘉诚先生家族笃信风水
为什么这样说呢?首先,这个和他出生与成长的大环境有关。众所周知,李嘉诚先生出生在著名的潮汕地区。而在风水命理界,都知道潮汕地区历代古今都非常相信风水命理,甚至平时家中大小事情,都必须依风俗以规例而办。更加有一个说法,就是以前明清时江西三僚出师后的风水先生,必须要先下潮汕,证明了自身实力,才有可能走向各地谋生造福。其实,也是兴趣因缘,肯定也是因为李嘉诚先生的家族里面,有人深信命相风水,才可能有这方面的询问。
(二)那位命相先生没有看准李嘉诚先生的面相
从李嘉诚本人表述的这个真人真相的看面相故事,我们知道,在李嘉诚先生14岁时,那位命相先生给他相面时,因为看到那时的李嘉诚骨瘦如柴,眼眸无神,因此,断定李嘉诚和富贵无份,只许小康安稳。而结合李嘉诚如今的巨大成就,很显然,当时那位给他相面的先生,当时看的并不准确。
(三)为什么当时看的不准确,并且相差这么巨大?
为什么那位命相先生当时看的不准确呢?是不是真的如一些人所说的,相由心生?心里想的随时左右或改变了命相呢?其实不是!关键原因在于下面这个:我曾记得知秋老师说过,要看准一个人面相以后发生的事、格局层次高低、富贵与否,有很重要一点,你必须对这个人的面相变化有一个前瞻性。打个比方,比如上面说到李嘉诚先生少时的样子,很瘦,骨重,自然肉轻。眼长得好,只是眼眸无神。这些都是当些的情况,但面相和八字一样,面相一样有部位的变化,比如人肥了,精神气不同了,骨肉比例变化了,都隔十年一个变化。因此,水平深、水平高的命相先生,在看面相、看风水、看八字时,都必须有前瞻性,把未来这个人变化的情况都模拟出来,只有这样,才可能从当时的面相看准这人往后的事,包括富贵层次,吉凶程度等等。
 换言之,当时给李嘉诚先生看面相的那位先生,其实不一定有错,他当时在当地应该颇有名声,只不过,这位先生比较擅长看当时或近一二年的事情吉凶,而不擅长看一个人一生往后的运气以及成就大小等等。
(四)从李嘉诚先生少时的情况,可以更加肯定他面相属于木形人。
从两点可以判断李嘉诚先生为木形人,其一,当时那位看相先生说的是骨柴瘦弱,这本身就是木形人的特点;但关键在第二点,眼眸无神。为何看眼?不是看额,不是看鼻,不是看嘴?却偏偏从眼眸无神,来定将来?那是因为木形人,重点就在于看眼,眼五行属木。一般来说,木形人,只要眼睛长得好,这个面相基本上就不会差,可以称得上入格。而那位先生当时没有预见到,李嘉诚先生后来所有面相之中,长得最好的就是那一双眼睛,深邃!很多人认为他长的最好是额,依我看,其实不是,眼睛才是!
想起李嘉诚先生的这句话,人生似梦非梦,七十年匆匆过去,那个同乡看不起、瘦弱、无神的少年,一直凭努力和自信建立自我,追求无我。
 
自古以来,所有成就大业的人,无不借助风水的能量提升自我、成就大业。无论是政治家的角逐,还是现代大企业家的商战,大都充满了风水的传奇故事。象李嘉诚的长实集团,或是大大小小的地产公司,这是经营者认识到,风水是对公司的人事物有微妙的影响,也是一个优化企业经营的必要元素,因此擅于堪舆的风水大师也就常常被聘以风水顾问,帮助公司经营者决策规划发展事宜。 
香港首富李嘉诚的总部---长江集团中心,为何不跟旁边的中银大厦比拼高度?它的样子,为何四四方方像个盒子?负责设计这两幢建筑的摩天大厦大师西沙佩利说:“李嘉诚信风水,他相信四四方方的盒子形大厦可抵挡中国银行的煞气。”西沙佩利说,如何定出长江中心283米-高的高度,是一项风水艺术。他透露,高度是李嘉诚订下的,“他说要高过旁边的汇丰总行(179米),但要矮过另一旁的中银大厦(367米)。”如果在中国银行-及汇丰总行的最高点划一条斜线,长江集团中心就在这条斜线之下。从外表看,长江集团中心设计得四四方方,欠缺线条美,在香港芸芸摩天大厦中不算突出,西沙佩利带-点无奈说,"因要解决中银的风水问题,我要依风水大师意见,故设计上颇多限制"。此外。长江中心的菱角位,全被"削平",方形建筑最后变成八角形,原因也是为了避免跟中银大楼硬撼。